卖掉2次埃菲尔铁塔的男人诈骗之神勒斯蒂格的传奇故事

历史上有这么一个人,他施展的骗术可谓是炉火纯青,登峰造极。说出来可能十分令人难以置信,他竟然将法国的埃菲尔铁塔卖掉了两次。这个人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超级大骗子—维克托·勒斯蒂格。

维克托·勒斯蒂格的老照片▲维克托·勒斯蒂格(Victor Lustig)维克托·勒斯蒂格,出生于1890年的奥匈帝国,属捷克波西米亚人,父亲是一个小镇的镇长,按照当时的条件来看他家算得上是中上阶级家庭,他也因此从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。后来,父亲把他送到了法国巴黎读大学,在大学期间,19岁的维克托就已经熟练的掌握了西欧多国语言(捷克语、德语、英语、法语和意大利语)。与此同时,他沉迷上了台球、扑克牌以及各种赌博,认识了各种三教九流的人,从他们身上学会了很多关于扑克牌的千术和各种行骗的技巧。这让聪明的勒斯蒂格茅塞顿开,觉得自己天生就适合去骗人,离校之后,他便开始了各种招摇撞骗,只要能骗到钱,他都愿意去试试看。与一般油嘴滑舌、面相狡黠的骗子不同,勒斯蒂格虽然也油腔滑调但又很幽默,而且举止优雅,很有绅士风度,一眼看上去完全就像是一个传统的西方绅士,不了解他的人怎么也不会认为他会是一个骗子。为了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,他给自己取了各种各样的名字,根据维克托入狱之后的自述,维克托·勒斯蒂格只是他47个别名中的其中一个。由于取得名字太多了,搞得他都忘了他自己原来的名字。维克托·勒斯蒂格只是他最喜欢的名字,所以后来的故事,都以这个名字来讲述。

维克托常年往返于巴黎和纽约市,喜欢和三教九流的人聚在玩乐。因此早期维克托只在巴黎和纽约市的邮轮上来往,打牌,交际,凭借自己会多国语言,利用不同国家间的语言障碍,信息的差异,来给自己编套各种身份。例如号称自己是百老汇的音乐剧制作人,从富人手里骗到了很多投资。也有来源说是早期维克托是靠着在牌局中出千为生,尤其喜欢骗富人的钱,在赌桌上他非常擅长出老千,无论是谁和他玩牌,结果都会输。骗的多了,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,进而开始研究演讲和诡辩术。

罗马尼亚钱箱 原型维克托第一次比较有名的骗术是“印钞机”,他制作了一种机器,号称:罗马尼亚钱箱。这是一个用雪松木制造的小盒子,箱体内有各种复杂的滚轮和表盘。维克托声称在这个机器当中放入一张百元美钞之后,就能够复制美元,机器售价只要3000美元。利用人们的贪欲,维克托精心编制的谎言大获成功,准备好的机器很快就卖出去了。也确实如同维克托所说,机器如实的复制出了百元美钞,但实际上只是预先在机器里面提前放入了若干张百元美钞而已,之后吐出来的全都是白纸。当人们大呼上当之时,却为时已晚,维克托早已跑了。

内部构造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法国正从战争中慢慢复苏,巴黎又开始重新走向兴旺,在这个过程中也充满了各种机遇,而对法国十分熟悉的勒斯蒂格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。1925年5月,勒斯蒂格抵达巴黎,准备大干一场。在一次偶然从报纸上看到消息得知,政府在讨论如何维修埃菲尔铁塔的问题,因为维修要消耗大量经费,而刚从战争中走出的法国拿不出如此巨大的维修金,要知道埃菲尔铁塔是法国为了纪念大革命一百周年,耗费了7万吨钢材搭建出来的,维修难度可想而知。

当勒斯蒂格看到这则消息后,眼前一亮,此时他正在酝酿着一个疯狂的骗局。利用自己的关系,勒斯蒂格得知了官方文件行文格式,于是仿照了一整套带有法国市建部门印章的官方文件。然后他声称自己是法国邮电部的副部长,还偷偷联系了6个金属废料回收经销商,进行私底下的竞标。并对他们说,巴黎政府已经决定要拆除这个铁塔,有7万吨的钢材需要竞标,恭喜你们六位被选中参与竞标,出价最高者即可获得。因为民众不同意拆除埃菲尔铁塔,所以整件事情都不能公开,为了不必要的麻烦,希望你们要严格保密。

随后维克托还租来了一辆豪华轿车,带着几个回收经销商在埃菲尔铁塔下逛了一圈之后,带他们入住了法国当时最豪华的酒店,巴黎瑰丽大酒店。在一间豪华套房内,再一次对这6个人强调了一遍保密事项。这6位经销商被维克托一系列的套路给忽悠住了,因为维克托说话的思路,理由,甚至是包括他邮电部副部长的人设,都没有任何的破绽,一看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阶层,外加这是一个赚钱的好机会,就当真了。

安德烈·泊松其中,有一位经销商名叫安德烈·泊松,他的出价是最高的。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谈妥了,但是安德烈的妻子凭借着女人独有的第六感,总觉得这件事有猫腻,就强烈建议安德烈拒绝这个事。当安德烈向勒斯蒂格表达出他的担忧之后,老奸巨猾的他马上将计就计,立刻安排了一场与安德烈的单独见面。向安德烈坦言,虽然他身在要职,却对自己的收入不太满意。而卖掉埃菲尔铁塔,他作为邮电部副部长,是有这个权力来自由裁决的,很明显就是暗示安德烈想要收贿。安德烈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,但是对于维克托这样的索贿举动,真的是见怪不怪了,也就让安德烈更加深信不疑维克多的身份,于是就迅速地完成了交易。维克托这一次不仅卖掉了埃菲尔铁塔,还收取了可观的贿赂金。在拿到钱后,他连夜带着他的私人秘书罗伯特·亚瑟·托比连(Robert Arthur Tourbillon,此后后来也成为了巨骗,化名丹·柯林斯)逃到了维也纳,安德烈知道自己被骗之后,因为自己也不干净,而且整件事情也太过丢脸,就压根没说出来,因此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。

一个月之后,胆大包天的勒斯蒂格重返巴黎,居然故技重施,他又诓到了另外六个废金属经销商,意图再一次把埃菲尔铁塔兜售给他们。这一次,有人识破了骗局,在交易结束之前,将伪造的文书和合同送到了警察局。然而勒斯蒂格和柯林斯比狐狸还狡猾,他们嗅出了一丝不对劲就立刻逃离了法国。最终警方也未能捕获他俩。勒斯蒂格居然把举世闻名的埃菲尔铁塔连续卖了两次,令他在诈骗界几乎成为了神话。他的这套骗术屡试不爽,似乎真的证明西方的那句老话,“每一分钟都有上当的傻子出生”。

后来,维克托移居美国,在一系列的诈骗之后,找到了药剂师威廉·沃兹和化学教授 汤姆·肖,一起干起了印假钞的活动。通过蚀刻术,制造不同面值钞票的一系列模板,开始自己印制伪钞。他发明了一套极为精细的洗钱系统,利用毫不知情的邮递员,每月可以将10万美元的伪钞流放到市场上去。他俩对这套系统守口如瓶,连下属也完全不了解内情。半年之后,从银行到赛马场到小商铺,各种面额的假钞在美国各地纷纷出现,数额高达几百万美元。事情惊动了FBI,他们在北美和欧洲四处通缉“勒斯蒂格”,并将这些他印制的伪钞称为“勒斯蒂格钞票”。然而勒斯蒂格就像农田里的田鼠,怎么也不露头。连FBI也捕捉不到他的行踪。直至1935年5月,勒斯蒂格的情妇因为争风吃醋,向警方举报了他的临时住址。争风吃醋的原因是他和肖的情妇好上了,FBI终于顺藤摸瓜抓住了勒斯蒂格。此后,勒斯蒂格被关押在戒备森严的曼哈顿联邦拘留所总部,原定于当年9月开庭审理。然而,就在庭审前一天,勒斯蒂格居然将被单作为绳索,从三层窗户溜出。随后他穿着囚犯的工装裤,伪装成玻璃清洁工,一边随意地擦着玻璃,一边在路人众目睽睽下,轻松地扬长而去。

不过在一个月后,他又被警方抓获,最终被判20年有期徒刑。被关在旧金山的阿尔卡特拉兹岛联邦监狱,也就是著名的恶魔岛。1947年的3月11日,勒斯蒂格因为身患肺炎,死于恶魔岛监狱的医院中。这个诈骗史上最富传奇色彩的骗子,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个世界。讽刺的是,在他的死亡证明上,职业一栏里居然填的是”见习推销员”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